去北海道喝葡萄酒

2009-12-12 12:08 來源 :  中國葡萄酒資訊網 作者 :  尹者


  題圖:北海道十勝川廣袤的大地,近處為池田葡萄酒城外的葡萄園

  日本是產葡萄酒的,日本產的葡萄酒大多在北海道。
   
  日本的高科技電子產品和汽車聞名于世,它的清酒和燒酌也很有點名氣。但如果說到葡萄酒,恐怕許多人就不敢對這個經濟大國有過多恭維。日本栽培葡萄的歷史傳說是源于公元718年的山梨縣,當時那里開始栽培葡萄,可能也會生產出了葡萄酒。真正有文獻記載的是在16世紀,葡萄牙耶穌會傳教士抵達日本后將帶來的葡萄牙葡萄酒作為禮物進獻給當時日本的地方長官,隨后,傳教士們不僅繼續運送葡萄酒到日本,還使用本地的葡萄混合釀造出了古老的shinshu葡萄酒。
   
  日本葡萄酒幾乎完全內銷,出口量很少。這也是各國葡萄酒界對日本葡萄酒認識不多的原因之一。但是,日本目前葡萄酒年生產量在10萬噸左右,產量在世界上排名第28位,以世界之大而言,這樣的排名似乎讓人感到有點意外。
緯度較高和氣候寒冷造成日本栽培釀酒葡萄難度大。主要葡萄酒產區是北海道、山形縣、新瀉縣、山梨縣、長野縣、滋賀縣、櫪木縣、京都、大阪、兵庫縣、宮崎縣。此外,以前愛知縣是一個葡萄酒生產大縣,但今天那里幾乎已經沒有了葡萄酒生產。其中,最出名的應該是本州的山梨縣、長野縣和隔海相望北海道。

  在東京銀座的繁華街頭,我和朋友楊榮拐進一間大型綜合商場,在地下一層店鋪里,意外地看到一家葡萄酒鋪面,擁擠的面積整整齊齊排滿了世界名酒。其中不乏較為罕見的美國哈蘭園、意大利的加雅和西班牙的維加等。 出于了解的原因,我們隨便問了一下有無日本生產的葡萄酒,店員回答說曾經有過,后來下架了。沒有多聊,斷定由于品質的原因甚少有人光顧本土葡萄酒,尤其在銀座這樣揮金如土的高檔區域,層次低一點的葡萄酒受到冷落是不奇怪的。

  此后,我們沿海而上到仙臺各地,均無緣一睹日本葡萄酒的芳蹤。

  到了北海道,終于看到了正宗的日本葡萄酒。

  那是在洞爺湖附近昭和新山下的熊牧場商店里,我一眼瞄見柜臺上“月浦”字樣的瓶子,單憑經那色彩就可以斷定是葡萄酒,遂請店員拿來驗明正身。

  瓶子上的酒標很簡單,好像用毛筆畫出來的一張人臉,鼻子、嘴巴、眼睛……肥厚的下巴連著一彎月牙。月浦二字在中央,猜想月浦應為當地地名。最下方的制造者用完全的中文字樣標明:“有限會社洞爺湖農產制造”,果實酒。背標上也可以看出酒精度13度,而葡萄品種卻完全不知道,只看到“原料葡萄:北海道洞爺湖町月浦產”字樣。


  熊牧場商店里售賣的葡萄酒

  這算是第一次遇到日本葡萄酒,在好奇心驅使下買了兩支紅酒,大約每支就一百多人民幣,很便宜。當晚到登別溫泉“第一龍本館”酒店下榻,泡過溫泉回房,迫不及待地打開一支,邀朋友楊榮在榻榻米上品嘗起來。

  也許因為有了期待,竟然對這支酒很失望。酒體非常輕薄,沒有一點厚實的感覺,入口后亦無通常遇到的花香、果香、煙熏、皮革、青草這些愉悅的味道,至于說到余味,變化、層次等就更加欠奉了。難道北海道的葡萄酒就是這個樣子?我望著那半瓶還未喝完的紅色漿體,帶著疑問進入了當晚的夢鄉。

  次日到小樽,這是一個以浪漫和懷舊著稱的小城市。數年前我到過這里,這是第二次造訪了。故對運河及周邊不大的地方都還記憶猶新,也就不太感興趣了,就慢慢朝“北一哨子館”那條街逛去。在此之前我曾翻閱過日本葡萄酒的資料,說小樽的葡萄酒尤其是甜白葡萄酒頗有名氣,還曾得到過天皇夫婦的特別青睞。就在這條街上有一家店鋪,門面上書著“地酒”兩個大字。毫無疑問這里有北海道的葡萄酒——我一頭鉆了進去。


 
  小樽著名的懷舊一條街

  小樽的地產酒商店

  店里的確有很多地產酒,有清酒,還有各種果實釀造的果酒。當然葡萄酒占多數。有了昨天在熊牧場買酒的經驗,我在琳瑯滿目的架子前較為慎重。不敢輕易出手。轉身一看結帳的柜臺那面竟然有試喝的幾瓶酒開在那里,就趨前向包著頭巾的北海道小妹要了一杯甜白。抿嘴一試覺得尚可,不敢說與法國阿爾薩斯或者盧瓦爾河谷及奧地利博艮蘭晚收相比,但也有幾分甜白酒的感覺,甚至更加甜幾分。順手拿過拼子欣賞,只見瓶身的酒標十分鮮艷,非常女性化。公司名稱:北海道葡萄酒株式會社,地址:北海道小樽市朝里川溫泉1丁目130番地 。細細品味,慢慢覺得口感就和葡萄汁一樣,酒精度非常低,這樣的酒很適合女性飲用,極受女性的青睞,是日本女性眼中頂級的葡萄酒品牌。尤其以日本北海道產“康爾早生”葡萄品種為主釀造的香甜玫瑰葡萄酒,其獨特香味令人聯想到葡萄與糖果的結合。濃郁的葡萄果香和清新的果酸達到了某種平衡。入口清爽、香甜,有著葡萄酸和濃郁的果香味。于女性而言,也許酸度與甜度恰到好處。


   
上圖酒為小樽產的甜白葡萄酒。

  釀造小樽白葡萄酒的葡萄品種有“康爾早生”、“山葡萄”、“尼亞加拉”、“肯納”等,這些品種全部是北海道所獨有。我不知道天皇夫婦喜歡的是否是眼前這幾支小樽產的甜白酒,但是說實話,在白葡萄酒里我只喜歡新西蘭霍克灣區或者馬爾伯勒區清冽的長相思,對甜白葡萄并不喜歡。我曾經在匈牙利的布達佩斯喝了N次大名鼎鼎的托卡伊•阿蘇,對那支“世界百大”之一就是喜歡不起來。即便拿一瓶波爾多昂貴的貴腐酒擺在我面前,我也不敢保證自己的會情緒高漲。其原因就是那種甜膩膩的味道實在太缺乏大老爺的感覺,讓人想起中國戲曲里男扮女裝的一張粉臉,想起春節晚會那個穿蘇格蘭裙子的惡心的“明星”,一句話——沒勁。基于這樣的原因,我嘗了兩小杯店里免費的小樽甜白酒后,只挑了一支干白買下做紀念,便在店鋪小姐那弓腰作揖的沙喲那拉聲中施施然走出大門。  


在北一哨子地產酒商店鋪買的小樽干白,中間圖為背標,右為這支酒獲得的獎牌。

  要說北海道葡萄酒的產量和名氣,最大可能要數富良野和十勝川的池田。為了追尋北海道葡萄酒產地的軌跡,我們在北上游覽大雪山國立公園的層云峽后繞了一個大圈,折返往南,經風光壯麗的“三國卡”直下十勝川。十勝川因為盛產稻麥、蔬菜以及奶酪產品而成為日本知名的糧倉。又因為十勝盛產紅豆,顆顆飽滿,是日本糕餅業者的最愛,因此十勝又有“甜點之鄉”的稱號。十勝還有全日本最大的牧場,草場上放牧著數以千計的奶牛。北海道的乳制品以細致濃郁香醇著名,深受消費者喜愛。

  下午四點大巴直接開上位于一個小山丘上的池田葡萄酒城。前面建筑仿照歐洲中世紀古堡式樣而建成的池田葡萄酒城堡建造于昭和年間。在昭和36年起池田一帶開始栽種葡萄,并釀造葡萄酒,使這里成為國際知名的紅酒故鄉。


 
池田酒城外景色,高高的摩天輪下是一片秋季的葡萄園

狀如歐洲古堡的池田酒城,雄踞于一個小山丘上

  這座“酒城”實際上是一座類似歐洲古城的展場,里面展示了從種植葡萄到釀酒的過程,從生產到裝瓶出廠,都有詳細的介紹,還有多種的葡萄酒可供游客試喝。在旁邊有兩座紅色屋頂的葡萄酒工廠,這里從葡萄采收后的壓榨、發酵、貯酒、成熟分區制造,是一座道地道地的葡萄酒廠。城堡里的餐廳更進一步將葡萄與葡萄酒加入料理當中,把葡萄酒的香醇展現的淋漓盡致。池田葡萄酒廠從1963年開始制造葡萄酒,派員工遠赴法國學習制造技術再結合自己栽培酸味十足的葡萄,制作出許多口碑商品。 在葡萄酒城的背面就是葡萄酒工廠、葡萄園與展示工場等,均開放參觀。 在展示工場的三層樓建筑中,第一、二層是釀造工廠,可透過玻璃墻參觀里面釀酒制造的過程,還可以試飲各類葡萄酒。 








 
上面幾幅圖為池田葡萄酒城里售賣的葡萄酒,最下面一幅照片里的酒還指導人用酒去
 配燒烤或魚生及壽司等

  昭和20年(1945年)下半年,十勝地區自然災害接連發生。昭和27年.第一次十勝灣地震襲擊池田町,次年又災害頻發,雪上加霜,且嚴寒連續兩年降臨池田町,引起當年農業減產。為了擺脫這種農業困境,池田町才開始栽培葡萄和制造葡萄酒
在當時的町長(丸谷金寶)在提案書中這樣寫道:“秋天,野山葡萄滿山遍野,果實累累;冬天在寒冷的池田町也應該可以栽培葡萄。本地區有大面積的山地沒有開發、可以利用,增加農業所得。”

  根據這個提案,昭和35年由本村青年組成的葡萄愛好會首先結成,接受了生產葡萄酒的巨大挑戰。昭和38年取得了國家果酒制造許可,開始國內最初的由地方政府經營的葡萄酒釀造生產。

  在栽培葡萄的同時,當地的村民也沒有忘記荒山中自然生長的“野山葡萄”。以當地的野山葡萄為原材料釀造的“十勝山葡萄酒”在昭和39年的第4回國際葡萄酒大賽中獲得銅獎;昭和49年,由野山葡萄為原材料的“十勝山葡萄酒”于1972年上市,但是由于原材料供應的不穩定,這種葡萄酒只能是2-3年生產一次。

  十勝地區冬天溫度極低,加之氣候干燥,用通常的葡萄栽培方法,葡萄樹都會枯死。但是這個地區的又有很長的日照時間,同時,在葡萄成熟期的秋天,晝夜溫差極大,有利于提高葡萄的糖分,對葡萄的糖酸的平衡也有促進作用。正是這種糖酸平衡才是制造極品葡萄酒的絕對條件。十勝葡萄就是這種適應寒冷地區獨自開發的特有品種。

  柜臺上的葡萄酒琳瑯滿目,為了對十勝葡萄酒有一個初步了解,我們叫來一個男售貨員,問他這些葡萄酒的品種。按照慣例,我們用英文發出了幾個詞,也就是Cabernet Sauvignon、Merlot、Pinot Noir、Shiraz,誰知他都逐個搖了搖頭,我們又嘗試說了比較獨特的Nebbiolo、Sangiovese、Tempranillo、Zinfandel等,他更是使勁否認,搞得我們一頭霧水,一旁的導游因為缺乏葡萄酒的專業術語知識,也一時弄不明白,翻譯不出一個所以然。最后那個售貨員用手指著柜臺上的葡萄酒瓶,對導游嘰里咕嚕又解釋了一陣,導游才笑了起來。原來,酒瓶上的酒名牌子就是葡萄酒的品種,包括有“山幸”、“清見”、清舞“、凋寒”等等。所有這些品種全部是北海道所獨有。

  原來,北海道寒冷的氣候是絕對栽種不了其它品種的。

  昭和41(1965年),十勝地區也曾經從法國引進過葡萄樹栽種,但由于氣候太冷,這些外來葡萄很難在十勝地區完全成熟,所以開發適應北海道氣候的本地葡萄品種迫在眉睫。

  在這些葡萄樹中,有千分之一左右發生異變,樹枝異常茁壯,利用這種枝變技術,經過5年的栽培實踐,開發出可以量產的葡萄品種,紅葡萄品種“清見”也隨之誕生。。

  但是,這種葡萄樹冬天要埋在土里,利用嚴寒和干燥保存葡萄,到了春天,要把埋土鏟出,需要大量的手工作業,只有在嚴寒地區才需要如此,非常辛苦;因此開發出不需要埋土又可以抵御嚴寒的新品種才可以說是池田町葡萄栽培的新路。具體來說就是利用耐寒的野山葡萄與釀酒用的葡萄品種進行雜交,開發出耐寒、高品質的釀酒用葡萄。經過2萬棵以上的雜交栽培,池田町的獨有品種“清見”與野山葡萄的雜交最為理想。

  開發出的雜交果實的代表就是“清舞”和“山幸”;這兩個品種恰如兄弟,可是釀造出的葡萄酒卻有天壤之別;以“清見”為母體的“清舞”,顏色很淡、酸味很強、爽口;以“野山葡萄”為母體的“山幸”,顏色很深、口感很強、澀口。這些開發品種因為具有耐寒、不用土埋就可以過冬的有優點,因此很容易栽培,十勝町內葡萄栽培業者也逐漸增加,當初的“振興農業計劃”開始初步達成。

  “十勝葡萄酒”一直是走口感稍辣的路線,北方葡萄的酸味是制造極品葡萄酒的絕對條件,堅持走口感稍辣的路線的另外一個原因,就是葡萄酒和日本料理一起來品嘗才能感覺到葡萄酒的本來味道;在大多數場合,葡萄酒的甜味會損害料理的原味。
“十勝葡萄酒”也經過橡木桶的儲存,用的全部是法國的一種特制橡木桶,在溫度為15度、濕度為70—80%的條件下在地下室保存一年。

  利用這種“桶存”,葡萄酒可以吸收“特制橡木桶”的成分,給葡萄酒帶來色彩和芳香;同時這個特制橡木桶也不是完全密封,空氣可以通過橡木的細微空隙進到桶內,產生平緩的酸化,讓葡萄酒進一步增加“熟成”。同時由于橡木桶的種類的不同,也會對葡萄酒的“熟成”程度帶來很大影響。看起來,北海道的葡萄酒生產確實嚴格按照傳統的程序來進行。


 
池田酒城地庫里的橡木桶

  池田葡萄酒城除了賣葡萄酒外,也賣當地優質的土特產

  以村莊為單位經營的十勝葡萄酒和村民的關系密不可分,池田町的村民自豪認為自己喝到的無疑是日本第一流的葡萄酒,這里的成人一年葡萄酒平均飲量為10升,相當于日本人均的5-6倍,當然喝的都是“十勝葡萄酒”。而十勝的孩子們也有很多機會接觸葡萄酒,在中學,學生上課的內容就包含有葡萄收獲的知識,在成年禮的儀式上,學生還會用自己出生年的葡萄酒干杯,紀念品是中學時代收獲的葡萄制造的葡萄酒……

  出了葡萄酒城,暮色降臨,站在山丘上眺望十勝川大地的景色,那些葡萄園和民居漸漸朦朧,心想十勝川的池田葡萄酒會不會和這暮色成反比,以北海道人做事的認真,釀造葡萄酒的事業或許正是朝霞時期,北海道的葡萄酒有一天也會在世界優秀葡萄酒的領地里占據一席之地吧。

  就在這間規模龐大的遠近聞名的號稱為“城”的葡萄酒陳列館里,我們買下幾支酒,當然分別是“清見”、“山幸”和“清舞”,每支也就二百來元人民幣。當晚到具有“美人湯”稱號的十勝溫泉酒店,我們興致勃勃地開了一支“清見”,共同的感覺是出乎意料地好,與在熊牧場商場買的那支輕飄飄的“月浦”比簡直涇渭殊異,“清見”的酒體很厚重,丹寧也平衡得恰到好處,而且口感上還很具有“國際慣例”,橡木桶帶來的煙熏味、焦糖味及果香味十分明顯。除此以外,這支酒還帶有一絲獨特的山野韻味,菜椒和草本植物的氣息在鼻翼間飄浮,好像讓人不經意間闖入北國之春的懷抱里。我們慶幸買到了幾支好酒。雖然目前北海道的葡萄酒還不能說與波爾多或托斯卡納的相比,但北海道的葡萄酒具有自己獨特的魅力是不容置疑的,尤其是它的獨有的品種,也許有一天會像意大利的桑嬌維塞或者西班牙的天普尼洛一樣大放異彩也未可知。


 
我們下榻的十勝川溫泉酒店外景

在池田葡萄酒城里售賣的葡萄酒也有其它地區生產的,這幾支就是相鄰的地區富良野所產的紅葡萄酒

葡萄酒城里琳瑯滿目的貨架
 
各類誘人的北海道葡萄酒,讓人饞液欲滴

池田葡萄酒城里各種包裝完好的葡萄酒

發表評論